吴山专的“黄色飞行

线上展厅开放时间:2022年06月24日上午10时至07月10日下午10时(北京时间)

在吴山专的飞行计划中,重要的不是抵达,而是转换。

《黄色飞行一九九五航行线》

2015

布面丙烯

200 × 300 cm

吴山专锲而不舍关注的命题涉及整个生命世界,从舟山一个渔港的生活经历衍申至中国和国际的当代政治经济法制,给读者不断地提出认识事物的新角度。吴的一个关心点显然是:我们该怎样去认识世界,介入世界。我们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从北京出发,在世界上所有的国际机场转机,在数年之后最终抵达香港。在这次狂想的旅行中,香港是被不断推迟的欲望。在最终抵达之前,是无穷无尽的中转。目的地被不断地中介化,被无限延迟。这个旅行计划把我们流放在机场这个“国际空间”,与其说是流浪,不如说是流连。

 

《一次夜间飞行,蝶蛙星座》

2014

布面丙烯

200 × 300  cm

流连忘返,何况抵达?

《一张草稿在绘画中融化》

2014

布面丙烯

168 × 168  cm

世界是先验的,已经存在,然后才有人类对未来或对前缘的各种假设。因此世界才是最要关怀的对象。吴关心到今天的当代艺术和文化话语在全球化的情境下逐渐成为独尊的显学,以致“当代”覆掩了历史,当代关怀取消了历史胸怀。

 

“黄色飞行”周转于不同的国际机场,它将持续不断地转机,反复循环于起飞与降落、离去与到来。这是一场无法结束的旅程,松散、流动,已经出发,尚未到达。于是飞行的主体被永远地挽留在“国际”这个中转空间[1],中转站成为目的地,它溢出了历史和现实的容器,因而我们已经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归程还是去路,道路还是迷途。

《黄色飞行1995为了推迟目的地》

2015

布面丙烯

200.2 × 385  cm

[1] 这让我想起电影《黑客帝国》里的中央车站,那是实在领域通往matrix虚幻世界的渡口。(高士明)

 

——本文节选自高士明《黄色飞行》与张颂仁《我所关心的吴(以及英格)》

关于吴山专

吴山专(1960年生于中国)。作为中国’八五美术新潮运动的重要人物之一,吴山专的艺术实践打破了诸如“观看”,“凝视”和“体验”这一类约定俗成的视觉艺术概念,他的身上汇集了草根智慧、思想实践与当代艺术的荒诞精神。吴山专与他的妻子英格合作,将你带入一个需要“阅读”的世界。他们不是视觉奇观的创造者,而是推翻真理,提出各种假设的智者,是意识形态的伪造者和日常神学的阐释者。

 

吴山专创造的不是所谓艺术品而是“吴的物”。从90年代早期以来大量的“吴的物”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对完全开放,“超越界限”的渴求;吴山专对于数学和逻辑的沉迷让我们从他的作品中感觉到一种奇特的真理。对于一个听命于各种各样的信仰和习惯的社会来说,这是一种“伪造的”真理。萨特有句话说得好:“人就是一包无用的激情。”而吴山专就是用这种无用的激情来发现“无用的真理”。二十多年来,伪字、物权、单性、二手水、观光者信息、完美的括号、鸟先于和平等一系列“无用的真理”成为吴山专所建构的个体意识形态中的重要元素。这种意识形态就是对我们所习以为常的观念系统和经验的深刻批判与反思。

 

在观念艺术普遍面临重新思考的时期,吴山专表现出观念创造的活力与思索的能量。他的作品饱含幽默与犀利的智慧,表现出反形而上的主动性、对日常政治的洞察力和对权力系统隐性工作以及民主现状的敏感。

 

1985年,他创办“红色幽默”俱乐部;1990年,他又出台了“国际红色幽默”系列。自1991年起,他与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合作创作作品和举办展览。2008年6月,广东美术馆为吴山专举办了大型回顾展《吴山专(但仍然是红的),国际红色幽默》,这个展览被ART FORUM杂志评为该年度亚洲最优秀的个展之一。

 

 

 

 

 

吴山专的“黄色飞行

线上展厅开放时间:2022年06月22日上午10时至07月08日下午10时(北京时间)

在吴山专的飞行计划中,

重要的不是抵达,而是转换。

《黄色飞行一九九五航行线》

2015

布面丙烯

200 × 300 cm

吴山专锲而不舍关注的命题涉及整个生命世界,从舟山一个渔港的生活经历衍申至中国和国际的当代政治经济法制,给读者不断地提出认识事物的新角度。吴的一个关心点显然是:我们该怎样去认识世界,介入世界。我们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从北京出发,在世界上所有的国际机场转机,在数年之后最终抵达香港。在这次狂想的旅行中,香港是被不断推迟的欲望。在最终抵达之前,是无穷无尽的中转。目的地被不断地中介化,被无限延迟。这个旅行计划把我们流放在机场这个“国际空间”,与其说是流浪,不如说是流连。

《一次夜间飞行,蝶蛙星座》

2014

布面丙烯

200 × 300  cm

流连忘返,何况抵达?

《一张草稿在绘画中融化》

2014

布面丙烯

168 × 168  cm

世界是先验的,已经存在,然后才有人类对未来或对前缘的各种假设。因此世界才是最要关怀的对象。吴关心到今天的当代艺术和文化话语在全球化的情境下逐渐成为独尊的显学,以致“当代”覆掩了历史,当代关怀取消了历史胸怀。

 

“黄色飞行”周转于不同的国际机场,它将持续不断地转机,反复循环于起飞与降落、离去与到来。这是一场无法结束的旅程,松散、流动,已经出发,尚未到达。于是飞行的主体被永远地挽留在“国际”这个中转空间[1],中转站成为目的地,它溢出了历史和现实的容器,因而我们已经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归程还是去路,道路还是迷途。

《黄色飞行1995为了推迟目的地》

2015

布面丙烯

200.2 × 385  cm

[1] 这让我想起电影《黑客帝国》里的中央车站,那是实在领域通往matrix虚幻世界的渡口。(高士明)

 

——本文节选自高士明《黄色飞行》与张颂仁《我所关心的吴(以及英格)》

关于吴山专

 吴山专(1960年生于中国)。作为中国’八五美术新潮运动的重要人物之一,吴山专的艺术实践打破了诸如“观看”,“凝视”和“体验”这一类约定俗成的视觉艺术概念,他的身上汇集了草根智慧、思想实践与当代艺术的荒诞精神。吴山专与他的妻子英格合作,将你带入一个需要“阅读”的世界。他们不是视觉奇观的创造者,而是推翻真理,提出各种假设的智者,是意识形态的伪造者和日常神学的阐释者。

 

吴山专创造的不是所谓艺术品而是“吴的物”。从90年代早期以来大量的“吴的物”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对完全开放,“超越界限”的渴求;吴山专对于数学和逻辑的沉迷让我们从他的作品中感觉到一种奇特的真理。对于一个听命于各种各样的信仰和习惯的社会来说,这是一种“伪造的”真理。萨特有句话说得好:“人就是一包无用的激情。”而吴山专就是用这种无用的激情来发现“无用的真理”。二十多年来,伪字、物权、单性、二手水、观光者信息、完美的括号、鸟先于和平等一系列“无用的真理”成为吴山专所建构的个体意识形态中的重要元素。这种意识形态就是对我们所习以为常的观念系统和经验的深刻批判与反思。

 

在观念艺术普遍面临重新思考的时期,吴山专表现出观念创造的活力与思索的能量。他的作品饱含幽默与犀利的智慧,表现出反形而上的主动性、对日常政治的洞察力和对权力系统隐性工作以及民主现状的敏感。

 

1985年,他创办“红色幽默”俱乐部;1990年,他又出台了“国际红色幽默”系列。自1991年起,他与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合作创作作品和举办展览。2008年6月,广东美术馆为吴山专举办了大型回顾展《吴山专(但仍然是红的),国际红色幽默》,这个展览被ART FORUM杂志评为该年度亚洲最优秀的个展之一。

 

问询

问询

微信二维码